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在租客网被驳回的房源还可以上传吗?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9月03日 10:00

可以的,只需要在我的房源中点击编辑,然后重新修改信息提交。

相关推荐

租房,并不是一件简简单单的事

不知啥时候起,毕业后面临的第一个困难,不是找工作,而是租房子了。不管你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还是职场老油条,说起租房子,几乎每一个人都能讲出一段“悲惨”的故事。大多数人想象中的租房子,不过是我给你钱,你给我房。可是想象很美好,现实却很残酷。等到自己真正的租了一次房子后,才明白,没踩过租房坑的人生,是不完整的。哪怕你是租房界的老司机,对租房的那点事门清儿,稍微不留神,也会掉进各种各样的坑,简直让人防不胜防。坑点一线上“照骗”,线下“车祸现场”今年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小李,找工作的同时,也在寻找一个落脚的地方。在各大租房软件里看到不少装修精致,价格又便宜的房子,这让小李同学产生了一个幻觉,租房子,哪有那么难?由于一直忙着找工作,小李一直没有去实地看过房,仅仅是和中介在线上交流,在交流的过程中,中介信誓旦旦的对小李承诺,保证真实房源,小李没有多想,便爽快的付了定金。然而当小李真正的见到了自己租的房子时,整个仿佛被雷击了般。中介给小李看的图片房源光线充足、阳光通透,家居完好无损,而面前的房子又破又小,昏暗潮湿,破损的桌面上还有上一位租客留下的垃圾,这和图片上的房源简直是天差地别,小李这下愣了,嚷嚷着要中介退押金,此时的中介说什么也不退,小李不得已吃了一个哑巴亏,煎熬的住了一个月后,赶紧搬走了。很多人都遇见过小李的这种情况,在此,租客网提醒大家,租房子要多房源对比,实时VR看房,不然你可能就是下一个小李。坑点二巧立名目,“陷阱”合同让你签刚毕业一年的阿宁就曾在租房上踩过一个大坑。去年毕业的她准备租房子,在某个租房app浏览房源的时候,看到一家写着“零中介费”、“押一付一”、“押零付一”、“分期付款”等字样的房源,这对兜里没多钱的阿宁来说,诱惑是很大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签了合同,刚出来的大学生哪里知道那么多套路,后来才知道签的竟然是贷款合同。有些不靠谱的租赁企业在给租客签订“租房合同”时,很多条款写的十分模糊,仅仅就一条条款甚至就一句话带过贷款事项,明明是租房合同,却变成了贷款合同,对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很容易莫名“被贷款”,不管你租还是不租,贷款是以你名义贷的,你都得还。各位小伙伴租房时一定要擦亮眼睛,把合同仔仔细细的看清楚才签哦!坑点三克扣押金,搬家也要脱层皮小吴是一个资深深漂,来深圳已经有五年了,为了新工作方便,准备退了现在住的房子,想搬到新公司附近。可是租房容易,退房却很难。就在他找到房东说准备退房的时候,被房东告知要补交一年的停车费用,小吴摸不着头脑,自己都没有车,何来停车费一说?并且当初租房子的时候房东也并没有告知过他有这笔费用。退房的时候突然要交一笔不清不楚的钱,房东摆明了就是想坑自己一笔!更可气的是,房东以管道修理、换水龙头、厨房橱柜维修等理由,要求小吴额外交这些维修费用,当初租房时缴纳的3000元押金,也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修理费和停车费而被房东克扣。其实这些问题在小吴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如今却要为了不属于自己的责任买单,加上房东态度强硬,小吴又着急退房,最后只能赔上押金,白白损失了3000元。租房,看起来不过是一件简简单单的事,但是却处处充满了套路和欺骗。租到一个靠谱的房子,那是幸运,不幸踩到租房坑,影响心情事小,损失钱财事大。不如就认准一个靠谱的租房平台,——租客网海量真实房源视频发布,让你避免“照骗”~平台直接签定租房合同,合约透明,无套路,不掉进“合同陷阱”

2020年06月08日 11:37

海底捞创始团队启动“套现”离场 15亿港元只是一个开始

本篇文章2176字,读完约6分钟海底捞股东配售公告不久前海底捞创始人内部信选拔“接班人”时,就有人解读为张勇及其团队在铺垫获利撤出。从最近的海底捞股东配售公告来看,张勇夫妻、执行董事施永宏夫妻将套现15.6亿港元。这意味着,获利退休计划已正式开启。在行业内看来,这15.6亿港元仅仅是一个开始。创始团队“套现”对于创始团队套现超15亿的行为,海底捞认为对公司经营没有影响,且解释为“个人公益计划”。据海底捞公司发布的公告显示,2020年5月6日,海底捞股东SPNPLtd.及LHYNPLtd.拟以每股33.2港元的价格配售4700万股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本0.89%。配售计划将于2020年5月11日上午9时完成。紧随配售完成后,张勇、ZYNPLtd、舒萍、SPNPLtd以及NPUnitedHoldingLtd将继续为海底捞公司的控股股东。值得注意的是,SPNPLtd.以及LHYNPLtd.为海底捞创始人团队的各自持股通道。其中,SPNPLtd.权益由公司创始人张勇的妻子舒萍拥有,LHYNPLtd.权益由公司执行董事施永宏及其妻子李海燕拥有。有消息称,经过此次配售,海底捞董事长兼实控人张勇夫妇及“二把手”施永宏夫妇将套现15.6亿港元。针对这则公告,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了海底捞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股东配售对增加海底捞在资本市场的流动性能够产生一定的作用。股东配售的总量小,不代表公司基本面的变化,更不是对未来有不同的预期,公司经营不受任何影响。另据海底捞公司对北京商报记者透露,股东个人在社会公益事业等方面,有一些资金上的计划和安排。对方提供的信息显示,今年1月21日,张勇在成都与简阳市签署协议,个人向家乡捐赠一亿人民币提升家乡医疗机构的基础医疗设施,资金在下半年到位。15亿只是个开端距离这则公告不足两周之前,海底捞曾发布自愿公告,宣布了未来10-15年的领导人才接班选拔计划,意在为高级管理团队远期退休提前储备与锻炼人才。前后两个动作不无关联,不过是“套现”退场的更明确信号。当时,海底捞透露,选拔排除了施永宏、苟轶群、杨小丽创始人团队,并解释为“原因是太贵了,对未来董事会性价比不高”。公开资料显示,张勇夫妇1994年和施永宏夫妇一起创办海底捞火锅,杨小丽和苟轶群分别在1995年和1999年加入,目前张勇担任海底捞董事长,施永宏任执行董事,杨小丽为首席运营官,苟轶群为决策委员。今年春节以来,海底捞经历了不少风波。先是涨价、公开致歉、恢复原价……一系列动作引起公众关注,如今管理层前后两套动作再使海底捞陷入舆论中心。一位不愿具名的餐饮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海底捞是上市公司,接班人选拔计划并非仅仅是张勇一人决定,所以从张勇宣布海底捞接班人选拔计划开始,就已经为自己获利退场做了铺垫,而此次配售计划公告,是张勇等创始人“套现”退场的更明确信号。“从海底捞公司的体量和张勇个人财务状况来看,15.6亿港元仅仅是一个开端”,上述业内人士表示。他解释道,如果市场反应稳定,创始人很有可能继续进行股份配售计划,而这也是上市公司发展的必然趋势。对此,北商研究院特邀专家、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也表示赞同,从此次小体量的股份配售计划来看,张勇等创始人团队退出海底捞计划已经开始了。资本力量使然?自上市那一刻开始,资本的力量就已超越了创始团队的意志。业内观点认为,餐饮品牌一旦发展上市将面临更多的市场化考验,随着资本的介入,在品牌的长远发展上有更多的需求,其中,子品牌的孵化更加考验企业的市场管理能力与产品创新力度。因此多数的决策层权力需要让位于市场化的规划,最终创始人团队以股份配售等方式退场的结果也是必然。另一个角度看,强势的掌舵人往往对应着高执行力、低创造力的下层团队结构。赖阳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尽早地对企业进行决策结构的调整,有利于规避企业风险,当决策者非常强势的时候,团队的执行力就会非常强,但是创造力则有限,因此品牌传承将会出现问题,只有决策者逐渐淡出公众视野,让更多有创造力的人才脱颖而出,才能形成一个良性的接班过程,这也利于企业长远发展。“张勇夫妇等创始人夫妇退场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可能在退休前突然将股份进行配售、转让等,因此需要一步步‘套现’离场,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赖阳说,他们既启动了接班人选拔计划,又将股份进行了配售,也是为海底捞铺垫未来规划,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将品牌做大,如今也到了收取回报的时候,将股权转化为收益也是收取创业回报的一种方式。

2020年05月11日 11:48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